当前位置:首页 >鲁韵文化>立人校刊>第六期>童心璀璨 >详细内容

童心璀璨

我与妈妈
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林立洲 发布时间:2009-10-19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  形容我的妈妈“小鸟依人,娇小玲珑”是一点都不靠谱的。她可以称得上是个大块头。爸爸曾经形容妈妈象块大大的年糕,妈妈买衣服要买特大号的,写作“XXL”。妈妈鼻子有点塌,耳垂厚厚大大的,但妈妈说这是“旺夫相”,还为此得意呢!我呢,妈妈的相似形,一块小年糕!一块人见人爱虎头虎脑的小年糕!据说,这种身材,长大后属于身材魁梧,潇洒英俊的帅哥。妈妈可爱臭美啦,每天早上,妈妈洗脸就是一项大工程。一遍,两遍,三遍,我真担心妈妈每洗一次脸,脸皮就薄了很多,总有一天,妈妈脸上会一个皮细胞都不剩了。洗完脸,妈妈还要在镜子前,用什么水呀,膏呀,膜呀的,在脸上拍呀,抹呀,贴呀好半天。妈妈一买新衣服,衣柜就惨了,以前的衣服都要找出来和新衣服配来配去,衣柜不被翻个底朝天才怪!每配一件,妈妈都会象名模一样转几圈,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,这时去打扰她,就是太不识相了。妈妈特别看重我这个小帅哥的意见,每试一套衣服,总要问我:“宝贝儿子,好不好看?”开始我还挺当回事的,左看右看上看下看,让妈妈摆个“POSE”看看,然后再郑重地下结论:“好看!”,妈妈就乐翻了天,还真把自己当名模了!以后,我就看也不看,就用“好看!好看!”敷衍一番了事,妈妈就装作伤心的样子:“骗我的吧?”但照样很开心。
  在臭美上,我可是妈妈的“相反形”:每次洗脸,毛巾都没打湿,脸上抹一通就OK,香脂油能不擦就不擦,万一被妈妈逮住,就挖眼屎样大一点,脸上胡乱抹几下交差。我最怕妈妈给我买衣服,因为我必须立马穿上新衣服给妈妈看看,我通常不愿意,妈妈就用玩电脑、吃肯德基呀之类来收买我。看在奖励的份上,我就勉为其难吧!
  一看到胖的女人,妈妈就两眼放光,问我“是这个女人胖,还是妈妈胖啊?”为了不让妈妈伤心,也拍拍妈妈马屁,我都会说“当然是她胖!”妈妈听了就会笑着扭扭我的脸,我的脸总是被妈妈虐待,会不会水滴石穿,有一天我的脸被扭一个洞?我要是说还是妈妈胖,妈妈就会一脸惊讶,一脸失望:“啊?还是我胖呀!”,算了,还是让妈妈开心开心吧,我以后见到的女人反正都比妈妈胖!
  我不仅是妈妈臭美时的观众和评判员,生活上我和妈妈也是“心有灵犀”。易博彩票是真的假的不仅是“知子莫若母”,还是“知母莫若子”。前段时间,我总感觉脸上痒痒的,像是脸皮很薄,总归只能意会不能言传,我说不清楚,但我一开口,妈妈就心领神会,“是不是要挠痒时,又感觉找不准位置,要像洗脸一样抹一把?”我忙说是。原来妈妈这几天也这样。一天,我和妈妈逛超市回来,大包小包,电瓶车的车篮里,车把上到处是东西,我坐在前面被妈妈搂在怀里,满是温暖和幸福。在过廊桥的时候,妈妈的脸忽然在我肩上蹭了一下,我以为妈妈又象往常一样对我表示亲昵,只需美美地接受就行。没过多久,妈妈的脸又在我身上蹭了一下,我这时脸有一些痒,就用手抹了一下,“妈妈会不会也是脸痒?”,我问妈妈,妈妈连忙点头,我就帮妈妈脸上抹了抹,妈妈马上舒服了,说我真是她的知己和大救星。
  我总是愿意和妈妈在一起,但易博彩票是真的假的也有分离的时候。前一阵子,妈妈到杭州学习,我带着钥匙一个人回家。路上我哼着小曲,不知不觉就过了廊桥,转眼就到了家门口,把手伸进口袋拿钥匙。嗯?钥匙怎么不见了?明明放在口袋里的?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!正要回去找,忽然发现手里有什么东西,一看,就是钥匙!原来我路上一直紧紧地攥着钥匙,虚惊一场!打开门,家里安静极了,只听到我自己呼吸的声音,爸爸晚上又有应酬。晚上我只能一个人了。我拿出手机,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妈妈告诉我饭菜在桌上,热一下就可以吃了,我按照妈妈教的方法,在微波炉上热好饭菜,孤单地吃完,尽管菜和平时没什么两样,但没爸爸妈妈,特别是没妈妈在(爸爸应酬很多,通常不在家吃饭),我食之无味。我特别怕安静,隔一会就给妈妈打一个电话。做完作业,我要吹萨克斯了,可是没有听众,我实在提不起兴致,平常妈妈都会搬一把凳子,坐在我旁边,专心地听,一副陶醉的样子。我给妈妈打电话,妈妈开着手机,听我吹萨克斯,我觉得妈妈好爱我,在无人的夜里依然温暖着我,让我不再感到寂寞。要睡觉了,妈妈千叮咛,万嘱咐,“要把被子掖好啦,脚头要压些衣服之类的啦,明天穿的衣服要套好啦……”,睡觉时,我把手机放在枕头旁,那里有妈妈对我浓浓的爱,我不再孤独了,在妈妈爱的包围中,我很快睡着了。
  妈妈通常说很幸运有我这样的儿子,我要说,我也很幸运有这样既可爱又关心我的妈妈!易博彩票是真的假的是最幸福的母与子!

和畅堂校区六(3)班 林立洲
指导老师 陈丽君

打印正文